转型期我国居民最终消费率影响因素实证分析

  • 2019年6月28日
  • By Admin: admin
  • Comment: 0

探索转型期中国居民消费问题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将影响我国居民最终消费的各种因素作为研究变量,最后选取储蓄率水平、老龄人口结构、社会保障支出水平和城乡收入差距四个突出因素作为研究变量,并采用代理变量进行实证分析。这四个因素的指标(储蓄率、老年抚养比率和收入差距)作为研究变量。系统分析了社会保障支出比例、国民经济基尼系数和居民最终消费率。结果表明,这四个指标与居民最终消费率密切相关。因此,建议在实施扩大内需、提高居民消费率的战略中,不断完善社会保障体系,更加注重公平分配。

居民的最终消费率、社会保障水平、收入差距和消费作为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之一,直接关系到中国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决定着中国居民的生活质量。目前,我国存在着“高投资、低消费”的发展趋势。据统计,2000年至2010年10年间,中国的消费率从62.3%下降到48.2%。然而,在后经济危机时代,投资效率低下使得资本回报率过低。扩大内需,提高消费率,已成为我国转型期国民经济有效治理的重要内容。_研究综述影响居民消费率的因素很多,国内外学者从不同角度进行了深入、系统的研究。

帕克和赖斯顿(2002)研究了1982-1997年美国消费年平均增长率的变化,指出影响消费率变化的主要因素是跨时期替代、消费者偏好的变化和消费保险市场化不完全。利用哈伯德、斯金纳和泽兹(1995)的人类生命周期模型,考虑到年收入水平、医疗费用和寿命的不确定性,分析了政府公共卫生补贴计划对中低收入家庭储蓄的影响。结果表明,美国现有的社会保障制度对家庭消费产生了影响。提高利率有积极的作用。段炳德(2009)分析了1978-2008年中国的消费率,认为社会保障网络不完善是造成中国消费率低的主要原因。

居民在医疗保险、养老金、失业和教育等方面的预防性储蓄阻碍了消费的扩大。建议逐步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网,减少人们的忧虑,提高消费率。陈金明(2012)利用2000-2012年不同地区人口年龄结构与消费面板数据和1978-2010年(改革开放以来)时间序列数据,对中国人口年龄结构与消费关系进行了实证检验。结果表明,儿童抚养是中国人口年龄结构的代表。儿童抚养比与老年抚养比、居民消费率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和负相关,儿童抚养比与老年抚养比、居民消费率存在长期均衡关系。

人口年龄结构是居民消费的格兰杰成因。齐武贞(2012)根据1993-2010年中国经济数据,分析了中国居民消费在这一时期的变化趋势,发现中国居民总体消费率和平均消费趋势呈单边下降趋势。运用回归分析、协整检验和误差修正模型等计量经济学方法,对影响我国居民消费的五个主要因素:收入增长率、收入分配差距、不确定性、流动性约束和房价进行了实证分析。从以上研究可以看出,国内很少有学者分析了消费率的影响因素,包括储蓄水平高、人口老龄化、社会保障支出水平低、城乡收入差距大等。

性。因此,本文在现有研究的基础上,进一步研究了影响我国消费率的因素,以期对我国的实践有所帮助。(1)变量解释、数据来源和研究方法;(1)变量解释和数据来源;(1)我国居民消费率低的主要原因是储蓄率高、人口老龄化、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城乡收入差距大等,因此,选择这四个因素,并对其进行分析。为每个设置gency索引。本研究的自变量为比率、老年抚养比率、社会保障支出比率和基尼系数。从因变量家庭消费的角度,测算了居民的最终消费率。

各变量指标的计算方法及数据来源如下:1。居民最终消费率(和)以居民消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表示,数据来源于2012年中国统计年鉴。2。储蓄率用城乡居民年末储蓄余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表示。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2012年。三。老年抚养比(ELD)中国相关法律规定,15-64岁为工作年龄段。因此,本文中的老年抚养比指标是以超过最大工作年龄的人口占工作年龄总人口的百分比表示的,即4。社会保障支出比率(SSE)表示为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总额占年度财政支出总额的比例。

数据根据《2012年中国财政年鉴》和《新中国60年统计数据收集》中的相关数据进行计算。5。全国居民基尼系数。中国国家统计局分别计算城乡居民基尼系数。对于国民经济基尼系数,采用1990年《太阳报》提出的城乡分解法计算国民经济基尼系数,其中g、g1、g2分别代表国民经济基尼系数和城市系数。城镇居民基尼系数和农村居民基尼系数,p1和p2分别是城镇人口和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mu、mu 1和mu 2分别代表全国人均收入、城镇人均收入和农村人均收入。

全国人均收入以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基础。人均纯收入按人口比重加权平均计算。数据根据《2012年中国统计年鉴》相关数据计算。(2)研究方法本论文选取1990-2011年的数据作为样本区间,为了避免模型中出现伪回归现象,首先采用ADF单位根检验确定变量的稳定性。如果变量是非平稳的,那么测试变量是否是整体的。也就是说,变量之间的长期关系是由变量的协整检验决定的。本文利用Johansen检验确定变量间的协整关系。

协整分析是变量之间的单向关系,需要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来确定变量之间的关系。因此,本文在协整检验的基础上,对变量采用格兰杰因果检验。最后,运用多元线性回归分析储蓄率、养老抚养率、社会保障支出率和基尼系数对中国居民最终消费率的影响。经验分析(1)单位根检验(单位根检验)主要用于确定时间序列的稳定性,以避免出现伪回归。本文基于单位根的思想,利用eviews 6.0软件对最终消费率、储蓄率、老年抚养比、社会保障支出率、全国居民基尼系数五个变量进行了单位根检验,结果如表1所示。

_通过ADF单位根检验,最终消费率、储蓄率、养老抚养率、社会保障支出率、国民居民基尼系数五个变量不是平稳时间序列,而是一阶差为平稳时间序列。如果它们服从一阶整体,它们之间的长期平衡关系可以通过协整检验来确定。(2)协同集成测试。所谓协整,是指几个非平稳经济变量的某种线性组合是平稳的,即这些变量之间直接存在着长期稳定的均衡关系。共积分分析有两种主要方法,例如,当只有两个变量时,一般采用两步法;当有多个变量时,一般采用约翰森法。

本文采用Johansen协整检验的方法对变量的协整关系进行检验。估算结果如下:表2。由表2可知,5%显著水平的时间序列中居民的最终消费率、储蓄率、老年抚养比、社会保障支出率和基尼系数之间存在长期均衡关系,即存在协整关系。它们之间的方程。.协整方程如下:sum=0.9108+0.1653sav-4.4144eld+0.5411;sse-0.46533gini+1;(1)根据检验结果,常数和解释变量的统计结果是显著的。

模型的估计参数为r2=0.9063,dw=2.1456,f=41.1146,p=0.0000。模型整体拟合效果良好。4-du=2.203>dw=2.1456>du=1.797,因此该方程中没有序列相关性。从协整模型可以看出,从长远来看,储蓄率、老年抚养率、社会保障支出率和国民居民基尼系数对居民最终消费率的关系是,储蓄率提高1个百分点,居民消费率提高0.1653个百分点。居民最终消费率中的优势点;老年抚养比提高1个百分点,居民最终消费率将提高。

最终消费率降低4.4144个百分点,社会保障支出率提高1个百分点,最终消费率提高0.5411个百分点,全国基尼系数提高,最终消费率降低0.4653个百分点。一个百分点。(3)格兰杰因果关系检验主要是分析两个时间序列之间因果关系的存在性,即分析当前因变量可以用自变量解释的程度,以及自变量的滞后期是否能提高因变量的解释程度。检验的目的是利用当前的因变量对因变量的滞后期和自变量的滞后期进行回归,然后检验自变量整体的滞后期变量是否改善了回归结果。

如果结果为正,则自变量称为因变量的格兰杰原因。本文利用Eviews6.0软件对中国居民的最终消费率、储蓄率、老年抚养比、社会保障支出率和基尼系数五个变量进行了格兰杰检验。结果如表3所示。格兰杰的检验结果表明,储蓄率、老年抚养率、社会保障支出率和基尼系数四个变量是格兰杰对中国居民最终消费率的原因,但这些变量是无效的,具有单向格兰杰的原因。这表明这四个变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居民最终消费率的趋势。(4)使用回归模型STATA软件对所选数据进行分析,然后将所选解释变量引入模型。

根据sum=beta 0+beta 1 sav+beta 2 eld+beta 3 sse+beta 4 gini+u方程进行多元线性OLS回归,得到表4的结果。OLS回归结果(2)考虑到本文研究的影响消费率的因素之间可能存在的相关性,为了使回归结果更加可靠和有效,采用准无关回归(SUR)进一步估计模型,如表5所示。对比表4和表5可以发现,OLS回归结果与SUR回归结果相差很小,结果基本一致,两个回归结果的拟合优度均大于90%,进一步增强了多元线性回归公式结论的可靠性。

.采用t检验分别检测SAV、ELD、SSE和Gini四个独立变量。检验结果表明,四个解释变量对解释变量和具有显著意义,对整个多元线性回归方程进行F检验。测试结果表明,四个解释变量对解释变量具有联合显著性。_回归结果分析_根据OLS回归结果公式(2),我们可以知道储蓄率与居民最终消费率呈负相关。居民储蓄率每增加1%,最终消费率下降0.165313%。居民可支配收入中使用的储蓄越多,消费中使用的储蓄就越多。

下降;老年抚养比与最终消费率呈负相关,影响系数很大。老年抚养比每增加1%,居民最终消费率将下降4.414363%。老年人抚养率越高,居民消费量越少。我国老龄化的现状严重制约着我国居民的消费。基尼系数与最终消费率呈负相关。基尼系数每增加1%,最终消费率将下降0.4158295%。中国居民基尼系数表明收入分配不均。尼泊尔系数越高,中国城乡居民收入分配差距越大,这极大地限制了国家推动的内需发展。回归结果表明,社会保障支出比例与居民最终消费率呈正相关。

社会保障财政支出和就业支出比例每增加一个百分点,居民最终消费率将提高0.54个百分点左右,社会保障财政支出和就业支出将提高0.54个百分点左右。就业支出比例越高,居民预防性储蓄对预防未来突发事件发生的作用越小,消费也相应增加。从因变量与自变量关系的散点图(图1)可以看出,随着居民最终消费率的逐步下降,全国居民的储蓄率、老年抚养率、社会保障支出率和基尼系数均在t上。他站起来。储蓄率、老年抚养比、基尼系数和最终消费率呈负相关,趋势正常。

然而,社会保障支出占居民最终消费率的比例也有相反的发展方向,这似乎与回归方程中的正回归系数相矛盾。然而,如上述回归分析所述,财政支出用于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的比例越高,居民的防御性储蓄就越低。相应地,更多的可支配收入将用于消费,因此居民最终消费率与社会保障支出比例的相关系数是正的;但影响居民最终消费率的因素很多,与财政收入呈负相关的因素也很多。居民消费率。本研究有三个因素(储蓄率、养老率)。当这些因素对居民最终消费率的反向影响大于社会保障支出率对居民最终消费率的正向影响时,将出现回归方程(2)和图1的结果。

_结论我国居民储蓄率、老年抚养比、社会保障支出率、基尼系数与居民最终消费率有较大的相关性。当前我国居民储蓄率高、人口老龄化、社会保障体系不完善、城乡收入差距不断扩大的现状,严重制约了居民消费。扩大内需,提高居民消费率,首先要消除这些制约因素,使人们有足够的可支配收入消费,消费时不必担心,敢于消费,这就需要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和强大的中等收入群体的支持。建议:(1)建立和完善社会保障体系;(3)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完善,使我国居民预防性储蓄的积极性较强。

政府要尽快弥补体制的不足,建立覆盖城乡的社会保障体系和方便、高效的人民服务体系。通过建立一套覆盖老年、失业、疾病、工伤、分娩等基本生活和基本医疗保障的社会保障体系,可以减少人们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提高人们的消费信心,特别是通过逐步平衡城镇间的社会保障待遇。和农村,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水平。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消费预期和消费结构,达到大规模刺激居民消费的目的。此外,便捷的社会保障服务体系也有助于全社会劳动力的自由流动,使人力资源得到有效配置,帮助人们增加收入,间接刺激消费。

(2)缓解收入差距,提高中等收入群体比重;(3)目前,我国居民收入差距仍处于高位徘徊,不利于居民消费率的提高。因为高收入群体有消费能力,但缺乏消费倾向,而低收入群体有较高的消费倾向,但受收入水平的限制,没有足够的消费能力。因此,政府有必要深化收入分配改革,提高中等收入群体的比重,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收入差距造成的消费疲软。提高中等收入者比例的途径有:一是调整国民收入分配方式,逐步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同时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二是通过建立相应的制度机制,实现低收入群体收入向上流动,这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途径。三是充分利用财税、转移支付等手段,加快以中等收入群体为主的“橄榄”社会结构建设。参考文献1。杨丽。影响农村居民消费率的因素J.统计与决策,2013(19);2.车晓辉。中国最终消费率影响因素实证分析J.商业时代,2012(4);3.方康楠,张子怡。社会保障对城乡居民消费影响研究J.收入分配差距对中国居民消费影响的统计研究分析D.浙江工商大学硕士论文,2013(6);5.齐武贞。

居民消费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安徽大学硕士论文,2012(4);6。苏兴林。中国人口老龄化与居民消费D。硕士论文,山东大学,2012(5);7。贾英。过渡时期中国居民消费分析与宏观政策研究财政部金融科学研究所博士论文,2012(2)。。